call me later

敌对之时

初中生张伟和薛之谦是死对头。

——

整整两个小时,张伟没有写作业,跟个蛋似的在漏风的破楼里缩缩着。他的手在口袋里艰难地伸展,蜷缩,又伸展;感受到屁股底下的旧床垫儿里隐藏着一根非常不甘寂寞的弹簧。

“操…”他小口嘟囔,生怕冷风灌坏了胃,“狗逼薛之谦。”

   

*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他俩也会死乞白赖互相看着不爽。雄性间的仇恨一般没有原因,他们只喜欢吃饱了撑的上脸挑衅,怼他妈的;没有财产纠纷,也根本没有财产,一个对眼儿不顺就足够。

打从九月开学起张伟就看不惯那位,身量比自个儿高了一小三角板,就能腆着八副鞋垫儿那么大个脸在篮球场上扑腾,被人一个劲儿的盖帽,盖帽,不明所以的小姑娘还非得尖叫,尖叫。叫你大爷,你超级偶像被盖了——等会儿你他妈不是我粉丝吗?

这头儿薛之谦带球绕场游行,看到万花丛中一点绿时差点给球飞过去。

张伟很做作地瘪了瘪脸,“怎么净被人吊着打啊,不是挺能吹牛逼的吗。”

“我不会啊,”薛之谦运球的动作不停,“张伟哥你吹过?”

吹你妈了冒儿。张伟翻个白眼,成功让他的最后一位女性粉丝脱饭。他迈着大垮步离开,身后突然掀起此起彼伏的欢呼。真行啊大傻逼,又让人给盖了。 

      

*

        

军训结营的前一天,排里办篝火晚会。薛之谦抱着吉他站在中央,问有没有人愿意合唱一曲。张伟眼瞧着一女孩儿在众人的起哄声中羞答答地抬眼看着薛,捋了把刘海儿就要上前。说时迟那时还真是迟了,张伟拍拍屁股站起来,“薛老师不介意跟我一大老爷们儿唱吧。”

薛之谦退到树影下,一脸吃了苍蝇:“你有病吧?你是想咱们就在这儿打起来吗?”

张伟不理会,扯着薛的吉他带把他拉到中间,“唱的不好各位多担待。薛老师会弹爵士吗?”

“弹得烂。”

互相再没说话,薛之谦憋股闷气扒拉琴弦,弹了个不伦不类。张伟顺着唱:

“你长得实在太难看,
     
 你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的脸肯定都不叫脸,

 如果没有头发那就是脚底板。”

“操…你以后还他妈混不混了?”薛之谦从牙缝里蹦出一句。

张伟低声说:“混得可比您好。”

观众奇怪地看着他们。

      

后来紧跟着放了国庆假期,这事儿便按住不提。张伟想了七天都没明白薛之谦是怎么做到带琴军训的,直到他看了个片儿叫带球过人,才明白个中精髓。

      

*

          

凛冬将至的时候张伟一般懒得出楼上厕所,偏巧那天教师卫生间上了锁,实在没空子可钻只好冒着大风出去解手。空气中涌动着意味不明的热气,忽然听得一位姐姐的声音从某隔间里飘出,吓得他差点绊自己一个大马趴。

哪个臭傻逼在这儿发情,交配的季节怎么又到了。

张伟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一边推开门,想着赶紧完事儿离开这是非之地。定睛一看感觉今天真是双喜临门——薛之谦在里面。

他被张伟推开的门怼到墙面上,一脸惊恐地瞪着眼。开门声突然响起,哒哒的脚步转着圈溜出来,张伟动作麻利反手就是一个锁门。

看到薛之谦生无可恋地往墙根儿里窝,张伟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为什么锁门——我他妈又不是偷听的那个。废话不多说,他没心思管薛在这儿干嘛,转身开门的手却被一把拽住。

“……”

“你又发什么病啊爱听自个儿听呗拦我干嘛。”

薛之谦直了直身子,看着在他对角儿里窝着的大爷。尽量放缓语气:“张伟哥…你能先等他们走了再出去吗?”

“我又不缺孙子您也就别装了。”张伟嘲讽地向门外撇撇嘴,“那女的,跟你有关系是吧。”

“反正跟你没关系。”

“那男的你也认识呗。”

“张伟你嘴不至于这么碎吧?”

“哦,那男的跟你还是好朋友。”

“……”

      

张伟出了厕所特意岔开薛之谦的路线,飞奔到一半儿,想起自己还憋着泡尿。

    

*

         

烂茬儿延续到今天。

起因是童心未泯的薛之谦在班主任落了一层厚雪的车头上写字:

包小姐,135XXXXXXXX。

他留了张伟的手机号码。

          

且不说张伟当天下午就被各色朋友轮流短信骚扰,问他缘何改行;也不提当真有人打来询问价钱几何。单是那爱慕他的小姐姐一个电话就够让他头疼:

“张伟…原来你说的那些小测验都是假的,你居然是这种人…”

所以他跟薛之谦约了架。在东边儿一栋废弃的破楼里,那是他的地盘儿。不带家伙也不带弟兄,看来这个下雪的日子注定有不平凡的事将要发生了。

就算他等了俩小时,也打赌薛之谦不是临阵脱逃。他最了解那小子,在自个儿面前他从不认怂。今天必须得有个了结了,哪天烧我房子抢我妻子可是冷不防的事儿。

他打个哈欠,夜色渐至。薛之谦提着一包儿突然站在他面前。

“妈的…”张伟没有起身,“不是说不带家伙吗,怎么还这么大一兜子啊。”

薛之谦坐到对面,把背包放到两人中间,“作业写了吗?”

“你不废话嘛,我生等了俩小时。”

“饿吗?”

“饿。”

薛之谦掏出一个围巾团儿,拆开里面是一汉堡,“你妈让我给你带的。”

“睁眼儿说瞎话。”张伟接过来,还是热乎的。

“路上有个小姑娘托我捎给你,行了吧。”

“甭废话了,您没往里搁点什么吧?”

“……那行字我后来给抹了。”

“哦。”张伟大口吃着。

“然后我跟他们说你不是…呃,我说那个是我恶作剧的。”

“不是,”张伟皱皱眉,“您怎么就怂了呢?”

薛之谦挪挪屁股,“这件事就结束了啊,可以吧?”

“可是您还欠我一人情啊?”

“啥?”

“厕所,特刺激那回。”张伟斜眼儿瞅他。

薛有点儿急,“我靠你好好说话——”

“成成成。”

          

没有人出手也没有人逃走,夜幕在他们周围沉静地落下。

            

FIN.

张伟唱那首歌是阴三儿的《凭什么我买单》

粗略一看还是非常OOC,仔细一看更OOC了,敏感词要把我搞疯了

妈的辣鸡lof

定睛一看突然无法相信明天除夕

祝各位大鸡吉年,新的一年大力爱我(x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