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later

Closer

标题是一首歌,和本文没有一分钱关系,Travis唱的那个。做BGM还是挺合适的

最近只会写短打……真事加上很多捏造…



他们第一次的贴近最后化作一个拥抱,薛之谦的心砰砰跳,感受到两股跃动紧挨他的胸膛。在内心深处他向他狂奔而去,每一步都踏在脉搏上。每一步都回想起一首歌儿,唤醒他去年的某个白日梦想;仿佛他将这样不知疲倦地奔跑,认定这旅途值得世上所有美丽歌谣。

随后他很安静地退回来,在12月的颁奖礼上再一次拉低他的遮阳帽檐。大张伟惯熟地插科打诨,薛之谦粉丝真给力,他捧了一句。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原话却给忘了。薛慢慢隐匿到阴影里,眼神总是那样不带任何重量地注视着。

2006年行将结束,没有什么将要开始。


*


他们第一次的交流,在镜头前不知怎的变成打情骂俏,薛之谦拽着他胳膊就往他怀里栽,大张伟手在底下托着,心说一句我操,又碰瓷儿。那小子在他肩窝吞吐着热气,鼻梁硌他的肩胛骨;话筒递到嘴边儿,他心里发懵脑子发疯——“我们就是希望在以后的人生路上,能够相依相守。”

薛盯着他,就好像盯一个物件……一种感情,一种现象;于是他发梦,坐秋千荡到地球另一边,耳边呼吸声变乱变重。时间再也不能比现在更快或更慢,通常这叫做永恒。他偷眼瞧薛老师惊讶的表情,看起来显得那么天真那么招人疼。为什么他以前没有注意,这小子长得跟松鼠似的。

“不好意思说秃噜嘴了,让您白捡一大便宜。”

薛之谦又靠过来了,张伟慌得赶紧改口:“互相帮助,帮助。”

可他还是靠过来了。一点儿不浪漫地笑着,呼吸又重回世界。

2012年的一个大非主流子,踩着高跟儿扮金鱼的大张伟,被人讹上了。


*


他们第一次的接吻没能实现,因为薛之谦义正言辞地说咱们俩亲算怎么回事嘛,大张伟很不服地反击他说总有一天会亲上的。到后来我们也就知道了大导才是最准的。然而在当时,薛之谦很轻易地从这句话中推出一百万种可能性,它们又分别对应一千万种回答,其中六千个告诉他说他们真的相爱了。

那就顺水推舟,没有人挑明也没有人躲避。仿佛他们生来就要这样相处:好像不算,又只能称之为爱。薛之谦不需要在并肩时渴望并肩,大张伟不需要在坦白时停止坦白。无论他们近在咫尺抑或一水相隔,心灵的牵连都使空白中开出花来:小小的,洁白的一朵,诉说着陪伴的意义和时光的留情。在北京七点钟的早晨逼他戴上口罩,在上海二十三点的夜晚劝他穿条秋裤,在天南海北的每个时刻相互惦念,在路边听到一首甜蜜的歌时忽然想你的脸。

2016年的他们三十三了,在综艺上露脸,音乐上也得到更多关注;现在终于有一个人,住进他写的每一首歌里,懂他每段旋律每句词,从一个冬天到另一个。


*


“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干嘛。”

“您听过四季歌吗?”

温暖的空气总是使人困倦,屋里灯黑着。张伟手机屏幕的光把他们围在一个小圈里,闪亮的;窗外只有光点,无尽的连成线的。


2017年的第一个雪夜,他的眼睛戏谑又深情地注视着他。



FIN.

1.盯着他,就好像盯着一种现象……这句是从别处看到的,忘了是哪…

2.16年最后一段好几个“他”,并不是特指谁,而是双方的,改来改去还是觉得“他”最好..(其实是不会表达otz

3.“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这句来自莎士比亚一首著名的十四行诗。

4.四季歌,花儿乐队。词:春天窜进了厨房,夏天总赖在我床上…

5.最后一部分,其实开头我想写“他们的第一次上床”,想了想还是不要破坏气氛XD。最后那句那两个“他”,第一个张伟第二个薛,应该挺好看出来的XD。想来想去还是没写名字,保留“他”吧。

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 
狂风将五月的蓓蕾凋残, 
夏日的勾留何其短暂。 
休恋那丽日当空, 
转眼会云雾迷蒙。 
休叹那百花飘零, 
催折于无常的天命。 
唯有你永恒的夏日常新, 
你的美貌亦毫发无损。 
死神也无缘将你幽禁,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长存。 
只要世间尚有人吟诵我的诗篇, 
这诗就将不朽,永葆你的芳颜。

写的当天夜里没怎么注意,瞎编了一个“17年第一个雪夜”,第二天早起就发现下雪了。

这也是命运之神的眷顾吧…我这儿跟北京天气应该差不离(

四舍五入大爷昨儿夜里应该就真的跟薛老师犯浑了啊x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