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later

【双赤】All About Your Heart

·俺司第一人称

·非常有病 非常OOC


BGM:Everglow-Coldplay


It's not about your scars

It's all about your heart



我知道他很迷人。

他的身体,皮肤,眼睛——尤其是那对眼睛。我从没见过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几乎摄人的,一双情绪无比外露的眸子。它们是寡淡的,鲜活的,冷静的,狂热的,强权却易碎。我善于也乐于揣摩他的瞳孔深处,斟酌着每一丝微小的偏差。我可以捕捉到那中央的每一次波动,边缘的每一次颤抖,病态痉挛般生动而矛盾地诉说着苦痛与爱。所以我从不敢对他掉以轻心,我只想让他尝到纯粹的爱与恨,我不要他痛苦。


我是他痛苦的源泉。只要我与他共存一日,这泉水就将循环流转,生生不息。他明白,所以他离开,明智的如同他此前做过的每一个决定一样:接替崩溃的我,推翻团队协作,成为开辟的帝王。

在我失控时撑住我的肩膀,用平板的讽刺修补我的内脏,直直冲进我的深渊然后带走我。

还有那些吻,在纯白的时空洞穴,和旋转的黑色旷野。那也许是梦幻的,因为他就在我眼前消散。甚至在前一分钟,我还不顾一切地箍住他叮当作响的肩,那一刻他第一次回应了我。腰间细小的压力足以说明一切。他已经是畏怯的了,落在唇上的吻却近乎虔诚。在我疯狂地用牙尖挤压他的嘴唇时他只是轻柔的回吻,而我不知所措。我退缩他就会紧追上来。那一点都不像他,仿佛预支了一生中所有足够温柔的时刻,缝进这些吻里。细密的,柔软的,他的嘴唇很干。

他很迷人。就在这薄薄的一分钟里我再次提醒自己。我顺从自己的心愿睁开双眼。我想看着他的脸庞上有着怎样的表情,他的双臂是如何无意识地将我拉近,他的睫毛是如何颤动,他的眼睛究竟是开是合。


大睁着。溢满绝望。爱。

我看到了


视线相撞所迸溅出的电火花没有带来丝毫酥麻的快感,只有战栗。外加恐惧。他曾把我从意识边缘带回,那里有一篇无尽的、关于失败的演说,充斥着不屑的叫嚣,而我只是惶惶而不可终日。我真的断定他会任我自生自灭可是他没有,他带我回来,给我一个似是而非的拥抱。而现在我理解,他既然可以把我从恐惧中解救,也自然有能力将我再次埋葬。他成功了,我现在像个活死人,一只脚踏进坟墓,另一只还在等待他的到来。

我得等他。我要等他。我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重获新生,只要他能对我说。我也会因为他的一个眼神而几近痴狂,只要他能投给我。我想我大概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因为我曾在他的眼中看的无比真切。我想亲口告诉他,第一人称对第二人称。而不是像个疯子,永远都在自说自话。


他很迷人。无关他眼底锈迹斑斑的锋刃。


*


他很迷人。关于他身后尖利柔软的灵魂。


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透过他的瞳孔我究竟看到了什么。那是他的心。一颗充满猜忌却完全展开的,为我而搏动的心。一颗直到停息的前一秒仍在加快步伐的心。它一直在走向我,每一个昼夜徘徊的梦中它都在向我输送力量。它也许不够完美,毕竟它信奉独裁主义也过分傲气;它不擅长自己的工作,血液流动总是很慢,所以它时常冰凉。但这颗心用了全部力气告诉我他赢了。

他赢的很彻底。他最后的眼神这样对我说。

他终于离开了一切桎梏,他的灵魂自由而纯净。他的心渐渐停跳,然而在我心里它从未止息。我希望他爱我因为他至少会因我们彼此分离而痛苦,我希望他恨我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决然地抛弃一切。他真的赢了,我为此感到快乐。他赢得了——


我爱他。如果能再次让我望进他的双眼我一定会发觉我们的眼神毫无二致。至于曾在他眼中看到的风景,我始终不相信是我眼错。



Fin.

最后一句是从别处听来的然而已经忘了出处。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病(。  得治。

篇名是一首歌,不过不适合做BGM。

主要是想写写俺司对仆司的迷恋(。

没什么深刻含义,不要细究,跪下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