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later

摸一条。

CP:PG One X Bridge
              
                
蹭在他肩膀上的温度……手指隔着布料用力地抓上来。他回赠微笑,很刻意地眨了眨眼;其实没什么意图,就是累。站得很累,感觉这位置把自个儿弄得像盘菜。谁都可以尝,但没人保证买账。

他于是挺直了腰杆子,站着。在为Bridge的拥抱弯腰时感受到冰凉的链子贴到他脸边,他盯着他,突然觉得疲倦了。

Bridge也盯着他,他就那样站在台前,两只手略显局促地叠在一起。不说话也不笑的PG One,浑身长刺;闭着嘴,獠牙却从四面八方而来。每一个细胞的出生死亡都是一曲激越的歌。他也时有戏谑,假不正经,模糊一切人类欲要划分的界限,只给出一个答案,但包含六千个可能。

到最后,刺是刺进自己肉里,牙齿也一敲即碎;他的身影被压缩成灰色,投在这世上任何一个平面都是一幅画,只是简单的呈现……但Bridge好像看到太多面。他是沉默的,维持着固执但不够格的孤独,无法逃脱。思考、烦恼,诞生无数个分支后碰壁夭折,就像千万个冥思苦想的坦塔罗斯淬出这么一个静默的身影。*

Bridge觉得应该有一个人冲过去握住他的手。

所以就去了,也握住了,也什么都没有说,他给PG One的眼神就像碎在石壁前的水流。但引力天生,他拽着他的胳膊,发了狠使了劲,好像要把自己的命格渡一点过去。

PG One站着,感觉自己像盘菜。直到他的手被另一个人紧紧攥住,再拉近,拉近到身边;冰凉的触感在他脸上一闪而过,他突然觉得疲倦。

灯光追着,一切都迅速的迸碎了。他再度挺起腰板,笑得麻木又猖狂;他目送着Bridge到另一岸去,去交出那根硌牙的链子。每一步,每一步都踏在他的心拍上。每一步都牵出他深埋的愿望。每一步都滚烫。……

这次我送你到一个彩色的梦里。他突然想起这句。然后看着Bridge和Gai拥抱,看着Bridge离开了舞台;看见好久以前,看见二零一三年他们之间那场短暂的毫无火药味儿的Battle。

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结结实实的幸福。
              
             
END

*的句子,书上抄的。

/ 我知道你怎么想 想拥有希望 /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