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later

庸俗进化论

※CP:PG one X Bridge

BGM:Everything has changed

抱歉占tag。为了推广冷cp万不得已打了正主tag,如有不妥我会立刻删除。

OOC及一切与现实不符的全部归我。

南极作者尤其需要评论的温暖T T


“I just wanna know you better”


程剑桥年轻。2012年Iron Mic那阵儿他还是个学生,说唱圈里为数不多能拿本科学历的那种。他固然要气盛的,battle就脏来脏去,永远押那个最狠的韵脚。他乐得在汽油上点火,从前未来都一样,把所有假的傻的缺的都轰成渣。

他是喊着keep it real的那一种。和他的同行一...

雾都夜话

拿出小本本开始抄写

尅尅尅尅尅尅尅:

纯属虚构


要你喝酒你便喝酒,要你砍人你便砍人。程剑桥刚跟他大哥混社会那阵还是个大学生,学生不兴砍人的,老大便只叫他喝酒。不过酒是假酒,不便多喝,烟倒是中华,多抽几支不妨事。于是程剑桥的社会日常生活便是上学,抽烟,喝一点酒。上学也是混社会的一种,老大如是说。

跟老大也有几年了,程剑桥至今没见他砍过人。听台球厅的大爷讲,老大原是砍过人的。那时他年纪尚轻,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又依仗未成年保护法的庇佑,便可肆无忌惮些。现而今老大年龄长上去,胆量矮下来,再不敢砍人,买菜被短了斤两也不敢大声讲话。生怕卖菜的和卖肉的也结成过啥子菜场...

推文——知风草《挪威森林》

谢谢桥老师,谢谢您。

实在是愧对于这样的评价,不写点儿什么总觉得过意不去。然而谁能想到写评论的评论比写评论还难。(

就,青春期吧。一嗓子逆流热血无处可寄托,互相对上眼儿了又开始磨磨蹭蹭。十五六的年纪,什么都好奇,都模糊;可是嘴太硬,假装没看见的东西好像就真的被遗忘了。

开始的相处总有一点儿别扭。知道是邻居同学以后得相互照应,却没那么容易接受彼此。之后柔软开始生长,模糊的感情是生硬地插进心里,要如何该如何能如何,一部分弄不懂,一部分不懂装懂,一部分懂了装不懂。

薛之谦不擅长倾诉,多说多错,多说多矫情。后来他也忘了当初是为什么那么纠结,隐蔽地渴望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又究竟对应什么问题。感觉到...

史上最烂言情小说

校园AU。偶像&迷弟。胡编乱造。粗制滥造。瞎jb造。

就是希望有人能看完它…然后给个小评论……

时隔那么久了,薛之谦还记得他第一次感到心动。

当时校园歌手大赛刚结束,前十名组织拍了个小MV。没想到该视频成功挤掉核心价值观PPT登上校园小电视,薛之谦刚好路过,胡乱扫到一个糊糊的小人——站得笔直,边对口型边笑眯了眼睛。

他踩着铃儿撞进班,紧急递给前桌一张纸条:

「你认识张伟吗?」

*

整整一节数学课薛之谦没顾得上听,他一方面焦急地等待着前桌的回信,另一方面幻想他刚才从张伟眯着的眼里看见了小星星,第三方面决定为这位糊糊的小人疯狂打call。

作为宣传部的一员,他一下课就积极向部长取...

存档

我真的爱死往事一二三 日常打call了

00964:

乐乎又被封了,不存档,所有docx文档上传网盘,云存档吧。


以前写过的应该都在这儿了。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sMSAY 密码:eiid


目录



  • 往事一二三(未完)


  • 对谈录


  • 如果少那二十年(未完)


  • 节点(未完)


  • 一个故事


  • 另一个故事


  • 进行时计划 - 一念之间


  • 进行时计划 - 可乐


  • 进...

末日通告

AU。


太麻烦了。

蝉,遮屋顶的大塑料布,正在剥落的墙皮,一把火点着沉睡的流云。然后把这些通通扔进搅拌机打碎,发酵出困倦的味道。墙上刷了一片深灰,薛之谦匆忙地瞥了一眼那些欲盖弥彰的文革标语。下午一点半,北京的胡同睡得正香;他缩着身子在狭窄的巷道里穿行,预感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将在十分钟之内成就一次完美的谋杀。

他刚初一,半个月之前出的名。《北京日报》几乎删去了全部的征婚和广告——那的确是一块不小的版面——来刊登他的小作文。起因是不想写作业,结果是爱写不写吧。过程是校领导亲自接见他,说上面指示你去北京号召一下这个精神。机不可失啊,校长推给他一杯茶,你记住这个精神是…是……他们的校领...

一个不打tag的无聊的小段子



张伟你干嘛呢?
    
...
     
你还吃不吃鸡柳了?
    
吃...
    
别玩儿了过来干活。
    
我能干啥啊我干嘛嘛不行吃嘛嘛没够的。
 ...

【双赤】如你所愿

好久不见..可能是假借双赤表达个人情绪,OOC


抛开他体内最本真的那一部分,其余一无所用——至少赤司征十郎本人认为,这最真诚的灵魂假若无处可去,生命便成了空壳。而一个人的灵魂,是一定要寄托在外的,不管是他人抑或他物,因为赤司征十郎全身再没有更加温热的、可供栖息的地方了。
 
我们不知道这是哪个赤司征十郎。
    
这些都没有关系。二十岁的他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正在不断盘旋着,毫无根据地,他发觉自己有一种迫...

敌对之时

初中生张伟和薛之谦是死对头。

——

整整两个小时,张伟没有写作业,跟个蛋似的在漏风的破楼里缩缩着。他的手在口袋里艰难地伸展,蜷缩,又伸展;感受到屁股底下的旧床垫儿里隐藏着一根非常不甘寂寞的弹簧。

“操…”他小口嘟囔,生怕冷风灌坏了胃,“狗逼薛之谦。”

   

*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他俩也会死乞白赖互相看着不爽。雄性间的仇恨一般没有原因,他们只喜欢吃饱了撑的上脸挑衅,怼他妈的;没有财产纠纷,也根本没有财产,一个对眼儿不顺就足够。

打从九月开学起张伟就看不惯那位,身量比自个儿高了...

Closer

标题是一首歌,和本文没有一分钱关系,Travis唱的那个。做BGM还是挺合适的

最近只会写短打……真事加上很多捏造…



他们第一次的贴近最后化作一个拥抱,薛之谦的心砰砰跳,感受到两股跃动紧挨他的胸膛。在内心深处他向他狂奔而去,每一步都踏在脉搏上。每一步都回想起一首歌儿,唤醒他去年的某个白日梦想;仿佛他将这样不知疲倦地奔跑,认定这旅途值得世上所有美丽歌谣。

随后他很安静地退回来,在12月的颁奖礼上再一次拉低他的遮阳帽檐。大张伟惯熟地插科打诨,薛之谦粉丝真给力,他捧了一句。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原话却给忘了。薛慢慢隐匿到阴影里,眼神总是那样不带任何重量地注视着。

2006年行将结束...

绿色禽兽

薛老师第一人称,AU,二十出头的年纪。
          
         

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要走了,我一开始没信,因为他肯定舍不得我,但他神情不像是假的,所以我出于礼貌地问:“真的吗?”

“废——话。”

这下我知道是真的了。但是出于我最后的礼貌,最后的,我咬着牙在心里重复。我得再核实一下。打心里我觉得不太好,这样显得我在怀疑他,他又孩子气又诚恳,这世上我最不能不相信他。我知道他其实根本懒得动动腿...

李桥头:

翻了薛老师以前在贴吧发的帖子,找了几条有趣的截下来留着看。

2008年的薛老师为了世界和平操碎了心。没事的时候撺掇谦友逃课放飞自我,汶川受灾却能站出来身体力行号召谦友大爱无疆,有钱买专辑不如拿钱捐灾区,彼时直线救灾,日后曲线救歌,谁说人生不是黑色幽默,伏笔长长一线,万事暗自关联。“为了xx,我的专辑你们就不要买了”,这个句式实在熟悉,薛老师作为歌手的套路大概就是“你们负责听歌,赚钱的麻烦事就交给我”,可歌可泣。

2010年的薛老师依然保有通宵刷留言的好习惯,交流意愿强烈却时常力不从心,打字慢得不行还捎带不少错字,学习半年回帖贴图技能点依旧暗淡,经网友点拨终于晓得Ctrl...

没名儿

「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一口冰水下肚还是热,胃袋可怜兮兮地皱缩起来;薛之谦透过雾气凝视它平滑的腰线风情万种,盯半晌,最终还是放下了这只迷人的玻璃杯。

薛之谦当年也是吃完火锅干一顿冰淇淋的人物,不光长江黄河喝过水,鞭炮地雷也往嘴里怼。奈何铁打的口味儿流水的时代,他现在可有人管着呢。

就这位张大爷,地道朋克青少年,告诉薛老师说记住了啊,这胃连肚脐眼儿您不得不护着点儿,以后那凉水少喝,我...

挪威森林/04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完结章,仍然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我都唱六遍了您还想怎么着?”

薛之谦把侧脸搁在桌上,说话慢吞吞的,“因为你唱得好听嘛。”

“蜡烛都烧没了您快得了吧。”

这是他在北京的第一个生日。去年回了上海,前年这个时候他还站在火车上昏昏欲睡。此刻他盯着张伟的眼睛,那里面燃烧着跳动...

挪威森林/03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请大家注意每个时间点...从这部分开始时间流速奇异地加快了..(

还是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张伟发现大事不好了。

按理说,按理说啊,一个男人经过多年奋斗终于站上梦想的舞台,第一个应该先找爹妈,再是媳妇儿,最后是朋友对不对。那要是先找朋友怎么办?朋友二十分钟没来心...

挪威森林/02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节奏很混乱…越到后面越混乱……希望到最后有人能看完它


那段时间里薛之谦最常干的事儿是算账。

学杂费,书费,校服钱…一百一百掏得他心在滴血,相比起来日结八十的工资进账少得可怜。兼职选在学校旁的快餐店,九点半下晚自习十点上班是刚好合适的时间,十二点下班领八十块钱,一切和谐。

趁着还没开学的一个月补习赚钱两手抓...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