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later

【贝万】失联夜航(完)

我应该如何整理我的读后感。必须反复阅读了。我看到火车那一截我操我真疯了,我感觉自己胃都抽抽。真的……

theCell:

#贝万only 勿上升真人

#私设平行宇宙,贝在红花会,万在吾人,贝万无交集

“但是此时凌晨三点,全世界的酒鬼都躺在床上,想要入睡而徒劳,他们应该得到休息,假如他们做得到。”

——《苦水音乐》

————

这段时间李京泽经常于凌晨时分醒来。

床头柜上的闹钟发出微弱的荧光显示03:00,他瞪着眼睛看了好久,再三确认了这个事实——每次都是这个点,精准的有点惊悚了,好像这个时分能连通某个宇宙。

窗帘隔光效果很好,拉紧了整个房间几乎完全浸没入黑暗里,仿佛某个看不见星光的暴雨夜。李京泽自救般...

Photograph

纯意淫,全方位预警一下。并强调BGM真滴好听

CP:PG One X Bridge

BGM:Photograph

凌晨三点钟,你感觉衣衫重如铠甲,尽力想将不知从何而来的...

想问一下这个腰包审美跟谁学的呃?????

抠糖养老

我立刻转发以防98年D杯女孩心生邪念辣手删稿

一位嫖贝女士:

敏感词到底是什么。。

外链is here

https://shimo.im/doc/Q8MpJiFPnyoFQkoP

摸一条。

CP:PG One X Bridge

蹭在他肩膀上的温度……手指隔着布料用力地抓上来。他回赠微笑,很刻意地眨了眨眼;其实没什么意图,就是累。站得很累,感觉这位置把自个儿弄得像盘菜。谁都可以尝,但没人保证买账。

他于是挺直了腰...

情歌

摸一条傻白鱼。OOC令我胆战心惊。

CP:PG one X Bridge                    

BGM:The Best Day...

最美好。温柔得浑身要散架...都说不出来。看着,盯着,能靠近一点吗。你的眼睛我是认识的。要在你身上找个答案,要让你懂;我们是徘徊昼夜还是颠倒这个世界,都随便。

(今日矫情

不想取昵称的我:

萌上了冷CP,寻找同好,看没人发,我就只能自力更生自己截图了,第一次做,可能技术不太好,见谅,其实他们还有其他的萌点,比较散,我的技术不过关,暂时只能这样了😊

我滴万桥,嗑一发陈年旧糖。

2013年IRON MIC季军赛: 
https://v.qq.com/x/page/h0140s8m715.html (38:40开始,要用浏览器打开)

感谢 @粉丝369 发现和提供的视频链接(*Ü*)ノ☀我才知有道这么大一个嗑点!!!

这俩battle可以说是没有一丝丝火药味...万总获胜的时候桥还拍手了。虽然我知道骚来骚去的万总经常搂人肩膀,然鹅,在万桥之间,这动作有不一样的张力!(。

最后就是,诚恳邀请大噶来嗑!真滴是相当可爱的一组!

我厚着脸皮说,tag里有我的唯一一篇腿肉,我们是有粮的...(希望有动心的太太们来填充粮仓(搓...

我的万桥,有生之年,糖。

我作为万桥圈唯一的扛把子...诚恳邀请大噶来嗑!拉郎的春天要到了!(呃

截图来自av13637377。不会搞动图,这两个人真滴超级可爱啊。对视可以品的,没有人可以拒绝你桥的视线。

之前还有一个同款外套糖。万总被烟花呲了的内件,和桥拍时尚芭莎的一样。

桥的专访说希望大家通过他去更多了解其他rapper,举例PG one。

炒面队《快回家》,万总的歌词是Bridge快回家。

大噶看到这些被我称为“糖”的点,想必已经感受到了我在夹缝中找糖的寂寞...

呃。tag里有我唯一一篇腿肉...也算是有粮...(心虚。

庸俗进化论

※CP:PG one X Bridge

BGM:Everything has changed

抱歉占tag。为了推广冷cp万不得已打了正主tag,如有不妥我会立刻删除。

OOC及一切与现实不符的全部归我。

南极作者尤其需要评论的温暖T T


“I just wanna know you better”


程剑桥年轻。2012年Iron Mic那阵儿他还是个学生,说唱圈里为数不多能拿本科学历的那种。他固然要气盛的,battle就脏来脏去,永远押那个最狠的韵脚。他乐得在汽油上点火,从前未来都一样,把所有假的傻的缺的都轰成渣。

他是喊着keep it real的那一种。和他的同行一...

推文——知风草《挪威森林》

谢谢桥老师,谢谢您。

实在是愧对于这样的评价,不写点儿什么总觉得过意不去。然而谁能想到写评论的评论比写评论还难。(

就,青春期吧。一嗓子逆流热血无处可寄托,互相对上眼儿了又开始磨磨蹭蹭。十五六的年纪,什么都好奇,都模糊;可是嘴太硬,假装没看见的东西好像就真的被遗忘了。

开始的相处总有一点儿别扭。知道是邻居同学以后得相互照应,却没那么容易接受彼此。之后柔软开始生长,模糊的感情是生硬地插进心里,要如何该如何能如何,一部分弄不懂,一部分不懂装懂,一部分懂了装不懂。

薛之谦不擅长倾诉,多说多错,多说多矫情。后来他也忘了当初是为什么那么纠结,隐蔽地渴望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又究竟对应什么问题。感觉到...

史上最烂言情小说

校园AU。偶像&迷弟。胡编乱造。粗制滥造。瞎jb造。

就是希望有人能看完它…然后给个小评论……

时隔那么久了,薛之谦还记得他第一次感到心动。

当时校园歌手大赛刚结束,前十名组织拍了个小MV。没想到该视频成功挤掉核心价值观PPT登上校园小电视,薛之谦刚好路过,胡乱扫到一个糊糊的小人——站得笔直,边对口型边笑眯了眼睛。

他踩着铃儿撞进班,紧急递给前桌一张纸条:

「你认识张伟吗?」

*

整整一节数学课薛之谦没顾得上听,他一方面焦急地等待着前桌的回信,另一方面幻想他刚才从张伟眯着的眼里看见了小星星,第三方面决定为这位糊糊的小人疯狂打call。

作为宣传部的一员,他一下课就积极向部长取...

存档

我真的爱死往事一二三 日常打call了

00964:

乐乎又被封了,不存档,所有docx文档上传网盘,云存档吧。


以前写过的应该都在这儿了。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sMSAY 密码:eiid


目录



  • 往事一二三(未完)


  • 对谈录


  • 如果少那二十年(未完)


  • 节点(未完)


  • 一个故事


  • 另一个故事


  • 进行时计划 - 一念之间


  • 进行时计划 - 可乐


  • 进...

末日通告

AU。


太麻烦了。

蝉,遮屋顶的大塑料布,正在剥落的墙皮,一把火点着沉睡的流云。然后把这些通通扔进搅拌机打碎,发酵出困倦的味道。墙上刷了一片深灰,薛之谦匆忙地瞥了一眼那些欲盖弥彰的文革标语。下午一点半,北京的胡同睡得正香;他缩着身子在狭窄的巷道里穿行,预感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将在十分钟之内成就一次完美的谋杀。

他刚初一,半个月之前出的名。《北京日报》几乎删去了全部的征婚和广告——那的确是一块不小的版面——来刊登他的小作文。起因是不想写作业,结果是爱写不写吧。过程是校领导亲自接见他,说上面指示你去北京号召一下这个精神。机不可失啊,校长推给他一杯茶,你记住这个精神是…是……他们的校领导会...

一个不打tag的无聊的小段子



张伟你干嘛呢?
    
...
     
你还吃不吃鸡柳了?
    
吃...
    
别玩儿了过来干活。
    
我能干啥啊我干嘛嘛不行吃嘛嘛没够的。
 ...

【双赤】如你所愿

好久不见..可能是假借双赤表达个人情绪,OOC


抛开他体内最本真的那一部分,其余一无所用——至少赤司征十郎本人认为,这最真诚的灵魂假若无处可去,生命便成了空壳。而一个人的灵魂,是一定要寄托在外的,不管是他人抑或他物,因为赤司征十郎全身再没有更加温热的、可供栖息的地方了。
 
我们不知道这是哪个赤司征十郎。
    
这些都没有关系。二十岁的他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正在不断盘旋着,毫无根据地,他发觉自己有一种迫...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