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照你說的做。好不好?

末日通告

AU。


太麻烦了。

蝉,遮屋顶的大塑料布,正在剥落的墙皮,一把火点着沉睡的流云。然后把这些通通扔进搅拌机打碎,发酵出困倦的味道。墙上刷了一片深灰,薛之谦匆忙地瞥了一眼那些欲盖弥彰的文革标语。下午一点半,北京的胡同睡得正香;他缩着身子在狭窄的巷道里穿行,预感脖子上鲜艳的红领巾将在十分钟之内成就一次完美的谋杀。

他刚初一,半个月之前出的名。《北京日报》几乎删去了全部的征婚和广告——那的确是一块不小的版面——来刊登他的小作文。起因是不想写作业,结果是爱写不写吧。过程是校领导亲自接见他,说上面指示你去北京号召一下这个精神。机不可失啊,校长推给他一杯茶,你记住这个精神是…是……他们的校领...

一个不打tag的无聊的小段子



张伟你干嘛呢?
    
...
     
你还吃不吃鸡柳了?
    
吃...
    
别玩儿了过来干活。
    
我能干啥啊我干嘛嘛不行吃嘛嘛没够的。
 ...

【双赤】如你所愿

好久不见..可能是假借双赤表达个人情绪,OOC


抛开他体内最本真的那一部分,其余一无所用——至少赤司征十郎本人认为,这最真诚的灵魂假若无处可去,生命便成了空壳。而一个人的灵魂,是一定要寄托在外的,不管是他人抑或他物,因为赤司征十郎全身再没有更加温热的、可供栖息的地方了。
 
我们不知道这是哪个赤司征十郎。
    
这些都没有关系。二十岁的他脑海中有一个念头正在不断盘旋着,毫无根据地,他发觉自己有一种迫...

敌对之时

初中生张伟和薛之谦是死对头。

——

整整两个小时,张伟没有写作业,跟个蛋似的在漏风的破楼里缩缩着。他的手在口袋里艰难地伸展,蜷缩,又伸展;感受到屁股底下的旧床垫儿里隐藏着一根非常不甘寂寞的弹簧。

“操…”他小口嘟囔,生怕冷风灌坏了胃,“狗逼薛之谦。”

   

*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他俩也会死乞白赖互相看着不爽。雄性间的仇恨一般没有原因,他们只喜欢吃饱了撑的上脸挑衅,怼他妈的;没有财产纠纷,也根本没有财产,一个对眼儿不顺就足够。

打从九月开学起张伟就看不惯那位,身量比自个儿高了...

Closer

标题是一首歌,和本文没有一分钱关系,Travis唱的那个。做BGM还是挺合适的

最近只会写短打……真事加上很多捏造…



他们第一次的贴近最后化作一个拥抱,薛之谦的心砰砰跳,感受到两股跃动紧挨他的胸膛。在内心深处他向他狂奔而去,每一步都踏在脉搏上。每一步都回想起一首歌儿,唤醒他去年的某个白日梦想;仿佛他将这样不知疲倦地奔跑,认定这旅途值得世上所有美丽歌谣。

随后他很安静地退回来,在12月的颁奖礼上再一次拉低他的遮阳帽檐。大张伟惯熟地插科打诨,薛之谦粉丝真给力,他捧了一句。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原话却给忘了。薛慢慢隐匿到阴影里,眼神总是那样不带任何重量地注视着。

2006年行将结束...

绿色禽兽

薛老师第一人称,AU,二十出头的年纪。
          
         

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他要走了,我一开始没信,因为他肯定舍不得我,但他神情不像是假的,所以我出于礼貌地问:“真的吗?”

“废——话。”

这下我知道是真的了。但是出于我最后的礼貌,最后的,我咬着牙在心里重复。我得再核实一下。打心里我觉得不太好,这样显得我在怀疑他,他又孩子气又诚恳,这世上我最不能不相信他。我知道他其实根本懒得动动腿...

李桥头:

翻了薛老师以前在贴吧发的帖子,找了几条有趣的截下来留着看。

2008年的薛老师为了世界和平操碎了心。没事的时候撺掇谦友逃课放飞自我,汶川受灾却能站出来身体力行号召谦友大爱无疆,有钱买专辑不如拿钱捐灾区,彼时直线救灾,日后曲线救歌,谁说人生不是黑色幽默,伏笔长长一线,万事暗自关联。“为了xx,我的专辑你们就不要买了”,这个句式实在熟悉,薛老师作为歌手的套路大概就是“你们负责听歌,赚钱的麻烦事就交给我”,可歌可泣。

2010年的薛老师依然保有通宵刷留言的好习惯,交流意愿强烈却时常力不从心,打字慢得不行还捎带不少错字,学习半年回帖贴图技能点依旧暗淡,经网友点拨终于晓得Ctrl...

没名儿

「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一口冰水下肚还是热,胃袋可怜兮兮地皱缩起来;薛之谦透过雾气凝视它平滑的腰线风情万种,盯半晌,最终还是放下了这只迷人的玻璃杯。

薛之谦当年也是吃完火锅干一顿冰淇淋的人物,不光长江黄河喝过水,鞭炮地雷也往嘴里怼。奈何铁打的口味儿流水的时代,他现在可有人管着呢。

就这位张大爷,地道朋克青少年,告诉薛老师说记住了啊,这胃连肚脐眼儿您不得不护着点儿,以后那凉水少喝,我...

挪威森林/04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完结章,仍然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我都唱六遍了您还想怎么着?”

薛之谦把侧脸搁在桌上,说话慢吞吞的,“因为你唱得好听嘛。”

“蜡烛都烧没了您快得了吧。”

这是他在北京的第一个生日。去年回了上海,前年这个时候他还站在火车上昏昏欲睡。此刻他盯着张伟的眼睛,那里面燃烧着跳动...

挪威森林/03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请大家注意每个时间点...从这部分开始时间流速奇异地加快了..(

还是希望有人能看完它


张伟发现大事不好了。

按理说,按理说啊,一个男人经过多年奋斗终于站上梦想的舞台,第一个应该先找爹妈,再是媳妇儿,最后是朋友对不对。那要是先找朋友怎么办?朋友二十分钟没来心...

挪威森林/02

校园AU,标题来自花儿的歌。

节奏很混乱…越到后面越混乱……希望到最后有人能看完它


那段时间里薛之谦最常干的事儿是算账。

学杂费,书费,校服钱…一百一百掏得他心在滴血,相比起来日结八十的工资进账少得可怜。兼职选在学校旁的快餐店,九点半下晚自习十点上班是刚好合适的时间,十二点下班领八十块钱,一切和谐。

趁着还没开学的一个月补习赚钱两手抓...

挪威森林/01

校园AU,冗长且没劲的故事。
标题来自花儿那首歌。


硬要写成故事其实略显矫情,多少年来也再没联系过。好像从一开始就注定毫无指望,在分别前他只是这样自在的活着。每一秒他都在威胁自己,每一秒他都写好诀别信。仿佛纵情而自负,事实却是渺小到骨子里。到最后只好尽可能索取拖延,因为他的依赖唯一过界。

想不出更多理由,一切都顺理成章。某一次他在梦里带人狂奔,幻觉的出口是一扇矮门。他探出手,那门却随着他...

伏笔

/奋不顾身到全身而退 /

三点多的时候下了雨,只一会儿。

薛之谦翻来覆去做了好多梦,氤氲着湿气和甜味让人感觉直往下坠。场景摧枯拉朽。他努力拧着脖子强迫自己醒来,浑身上下过电似的发颤。活像一条鱼。

他喝杯水,咕嘟咕嘟,胃里炙热又冰凉。有什么在侵蚀着他,温水煮青蛙。

这些年薛之谦一点儿没变,梦里只辗转一副同样面孔,喝醉了也只会闷着声悄悄念人姓名。攥在手心...

【双赤】目送

很久以前的...现在翻出来再看一遍真的好渣......好中二好羞耻

·俺司第一人称


我今天又见到赤司了,在即将忘记他的时刻。

不巧的是他出现在晚间报纸上。在内页的第三版,几乎占了整个版面,加黑加粗的巨大标题和密密麻麻紧凑排列的文字内容都是极符合他显耀身份的。赤司那尺寸略显滑稽的侧面照并没有彩色印刷在封面,导致我错误地选择购买这期报纸。

我没有读报的习惯,偶尔购买也只是兴之所至。在报刊亭大叔说出略高的价格时我本应该意识到并及时询问这期内容的价值多了几个硬币的原因,但以我这两年的行事风格来看,比起纠缠不休似乎我还是更喜欢一言不发的果断。赤司出现在杂志报刊中的频率并不低...

【双赤】All About Your Heart

·俺司第一人称

·非常有病 非常OOC


BGM:Everglow-Coldplay


It's not about your scars

It's all about your heart


我知道他很迷人。

他的身体,皮肤,眼睛——尤其是那对眼睛。我从没见过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几乎摄人的,一双情绪无比外露的眸子。它们是寡淡的,鲜活的,冷静的,狂热的,强权却易碎。我善于也乐于揣摩他的瞳孔深处,斟酌着每一丝微小的偏差。我可以捕捉到那中央的每一次波动,边缘的每一次颤抖,病态痉挛般生动而矛盾地诉说着苦痛与爱。所以我从不敢对他掉以轻心,我...

©知风草 | Powered by LOFTER
1     /     2